Sunday, 12 June 2011

情緒的奴隶

是我無情嗎?我沒有理會,故意不理會,不想理會,我心里在想,最好有事情發生,好讓他內疚一輩子!

有些人,可以駕奴情緒,如閃電般快的把情緒壓在腳下,克制情緒,事情看得更清。

有的人,則是情緒的奴隶,被情緒駕奴。

當情緒走了,才放下奴隶的身份,對人已造成傷害。

傷害或許不是那一刻,那個阴影,卻悄悄的躲在內心的一角。

似乎在重播著當年--我的童年、我的成長、父母的婚姻......

那一天,他就在我面前,我流著淚吃飯,他不知道......

那一刻,我真的好想伏在桌上哭,但又擔心小孩害怕,於是自己慢慢的整理,把淚和飯一起吞下,一口一口的吞,直到飯吃完。

突然間,我覺得雖然我有一間家,但連哭的地方都沒有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