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2 June 2012

遺忘吧

到現在,出現在我腦海的,一直是那只手,
那只穿長袖外套和一個有力的大手掌。
我一直揮不去,那只手時不時都浮在腦海中。
至於其他的拉扯,倒是沒叫我害怕。

而到現在,那急促的腳步聲或跑步聲,
都一直讓我很驚慌,
雖然事發時沒有任何前奏和聲響,
但現在,只要我後面出現那啪啪聲或擦擦的鞋子聲,
我就會很驚慌,不由自主的回頭望。

現在,只要我面前出現那戴著蒙面的頭盔的人,
我就會一直死盯著他,
心里想好若發生事情了,要怎樣還手。

現在,走在無人的路上,都會左右前後留意
晚上出門,不敢把車泊遠,
取車時,一直留意地上是否有影子跟著,
馬上進入車內時,赶緊鎖門,緊張得找不到開車的鎖孔。

我不害怕,但是那只有力的手卻一再浮現,趁我閑著時,那只手強大有力,拍在我肩上的手,總是一定來略過,它何時才能消失?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