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1 December 2011

最後的一碗面

原來,阿嫲已經上了天堂。 吃她煮的最後一碗雲吞面,是在上個月。 那一次之後,很多次繞去要吃面,都沒有開檔。 我想很能是阿嫲病了,或者她去旅行了, 沒想到今天早上,問面檔的安娣為何阿嫲沒來煮面, 安娣說:阿嫲沒有了。 我心里難過,喉咙哽咽,我沒想到阿嫲去世了。 雖然她不是我的什麼人,跟她也沒說過話, 但一時之間有點接受不來, 安娣端上面來時,我只想:要把這碗面吃完,不要辜负阿嫲。 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感應, 我最近一直想到外婆。 想到外婆在醫院的病床上對我說:我不會講馬來話,我沒讀過書,小小就去膠園割樹膠,你真好人。 我已經有很多年沒有見到外婆,外婆也不認得我了,她以為我是外人。 外婆手斷了,但講話沒有露出一點痛。 出院時,我載外婆回媽媽家。晚上回程中,坐在車里的外婆看到外面滿是燈火,就說:啊,這里真進步了。 外婆在媽媽家,我和姐姐坐在床邊,外婆這時精神很好,笑著摸著我們的腿說:皮膚真白,真漂亮。 一年多後,外婆去世了。 去年11月早上,我到醫院生妹妹時,走路經過外婆住過的那棟病樓,想起了外婆。想起了8月她去世時,我大腹便便,沒有送她上山。33年前,或許是在8月,我想像外婆兩手提著兩籠雞,走了五六十公里的路,去看剛剛生下我的媽媽。 媽媽說,外婆臨終時,可能等不及她赶到,她看到外婆眼角還有淚。後來,外婆的喪事辦完不久,媽媽說外婆有托夢,說她很好。媽媽也就釋懷些。 外婆,是多麼的堅強,苦難當前,她挺著挨過,從無到有,從有到無,一生就這樣結束。我也在媽媽身上看到了堅強。雖然有時我缺耐性,但我無時無刻提醒自己,要愛護自己的父母,他們才是最疼愛我們的人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